首页>产品与方案>>文物大数据

数据文物


发布时间:2013-02-25 来源:产品部


当前文物数据的海量存储规模,且通常为非结构化或半结构化数据特点正符合大数据处理要求。

立诚致远数据文物平台主要基于对文物数据的提取、分析和应用。

将一系列地区性的外围数据中心收集所属地域文化遗产保护状况的相关数据,传送到文物局计算机数据中心。

与全国文化遗产及区域物理环境状况的数据地图更新叠加,在建筑物的易损性和区域风险性之间建立相应理论和应用模型,从风险地图、最大危险负荷、监测、环境卡片、大气-环境危险性指数等多方面予以分析,

为开展预防和保护提供意见。采集的海量数据包括街道宽窄、居住密度、供暖方式等、SO2和NOx排放量、空气中悬浮颗粒物指数、雨水PH值、温度、湿度、风向、气压等,覆盖水文地质风险、环境空气风险、生物风险、人为风险等诸多方面。

使不同类型、不同格式、不同结构的数据间建立关联,如不可移动文物之间,以及不可移动文物与可移动文物,文物的文字信息、二维与三维信息、影像甚至声音之间的相互联系、附属关系等;


并在不同的应用模型间相互映射和自由索引切换,如可移动文物的收藏保管信息、不可移动文物的地理信息、国家的标准地理信息系统以及智慧城市管理系统等。这种联系和模型叠加,既是数据资源整合的基础,也是数据应用的重要支撑。

在数据的可拓展性方面得到充分延伸,通过超强解析能力实现数据的互通兼容,各种类型的数据,将能自如地存储到资源池中并得到有效识别和调取,数据的时间和空间限制得到释放,从而实现数据的动态管理。

为广泛的智力集合与社会性的分工协作创造了条件。大集中、大存储和超强解析将为多区域多人协同工作创造条件,通过统一平台,将大数据分解为小数据,依照研究人员专长和选择开展局部定向和深入研究,由后台自动整合,实现数据管理上的集中-分散-再集中模式,提高研究效率,使跨领域多学科交叉研究和大区域研究更加简便,如文明探源、指南针计划以及古代疆域研究等重大项目的研究整合。



在大数据支撑下,对文物信息资源共享和公众互动参与的技术支持,能够将文物数据资源与公众的个性需求,使用**惯和文化偏好相联系,提供独具特色的个人定制和个性化服务,实现多样化公共服务,加入“智慧城市”建设体系,也鼓励公众参与文物信息研究,实现文物资源效益最大化。


大数据同云计算一样,不是专指某种特定计算机技术或者设备,而是基于多种技术集合的数据处理的新模式,核心是数据的存储能力、解析兼容能力和计算能力,关键是数据处理的模型,即数据的筛选和结果输出形式,其最大优势是能够短时间收集、存储各类数据,并高效进行综合处理,摆脱以往一种数据格式就要开发一种管理和应用系统,各种系统之间还难以实现兼容的传统,这为文物数据资源的管理开辟了一种新观念和模式。